新闻中心

您的位置: 首页 新闻中心医院新闻详细

高铁站广播里寻找“医生”,就像在呼唤我的名字

发布时间:2024-02-21 09:02 本文来源: 半岛都市报·半岛新闻客户端 供稿: 摄影:

“大家往后退一退,给患者留出抢救空间。”

“患者嘴唇发白、瞳孔有放大迹象,车站有没有AED除颤仪?”

……

春节假期尾声,2月17日腊月初八下午3点10分许,正值春运返程高峰,淄博火车站内发生了令人动容的一幕:一位候车的中年女性旅客突然晕倒在站台,意识不清。危急时刻,候车旅客中的医护人员闻听站内广播寻医救人,二话不说冲进站台,接力施救,成功恢复了晕厥旅客的心率,为抢救回宝贵的生命赢得“黄金10分钟”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当天参与救人的“主角”,是来自山东大学齐鲁医院(青岛)麻醉科的医生袁树和两位尚不知姓名的医护姑娘,他们凭借着自己的职业素养和专业操作,展现了最美医护的责任和担当。

 

站台有人晕倒,车站广播急寻医护

2月17日,春节假期最后一天,27岁的袁树买了当天下午3点40分经淄博到青岛的D6009次高铁车票,“想尽快返回青岛,以免耽误第二天上班”。

下午3点10分左右,正在候车室内的袁树突然听到广播在重复播放一则紧急消息:“站台上有旅客晕倒,候车室有没有医务人员?这里需要您!”

听到广播后,袁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边跑边喊:“我是医生,我可以去看看……”没有耽误片刻,袁树被车站工作人员迅速让过检票闸机,带到了站台内。  

恰逢春运返程高峰,上下站台的扶梯上站满了人。远远望去,站台内一堆人正围着晕倒的旅客,现场有些混乱。“当时患者就躺在下了扶梯的站台边,有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,很多旅客下了扶梯就围着看。”袁树向记者描述道。

赶到近前的袁树发现,晕倒的旅客是一名50岁左右的妇女,有先到的医护身份旅客正在进行急救。发病旅客的家属已经手足无措,站在旁边紧张得浑身发抖。他见状立即呼吁围观的旅客腾出抢救空间,然后和其他救人者一起将发病旅客身体摆正,仔细观察发病情况,以便后续抢救。

“当时她已经没有意识了,嘴唇发白,呼吸几乎没有,眼睛闭着。”袁树赶紧摸了一下对方的颈动脉——没有明显的搏动。袁树告诉记者,随行的家属说这位旅客有心脏病史,腹部有刀口,可能之前也接受过其他手术。

判断完对方的发病状态后,袁树首先提醒车站工作人员尽快提供AED自动体外除颤仪,接着就加入了“救人大战”。

袁树回忆,抢救过程中,他与现场参与救援的医护旅客接力实施心肺复苏,一边数着节奏按压对方胸口,穿插对其进行人工呼吸,一边帮助发病旅客清理口腔异物,松开腰带,保持呼吸通畅、按压达到最佳效果,同时催促车站工作人员盯着120急救车的出动情况。

 

青岛医生出手,赢得“黄金10分钟”

身为专业医生,在为发病旅客实施了一段时间的心肺复苏后,袁树发现,她还是没有恢复自主呼吸。

在其他医护旅客接力实施心肺复苏时,袁树托着对方下颌,为其开放气道,时刻拍打对方肩部,判断其意识恢复情况。

“因为我是一名麻醉科医生,平时患者在病床上被麻醉之后,也是害怕他们不会自主呼吸,一般会把患者的下颌抬起来,把头侧一些,这样保证患者能够流畅的喘气。”袁树告诉记者。

当时,袁树用手电筒检查对方瞳孔,发现其瞳孔已出现逐渐散大迹象,情况愈发严重。危急时刻,车站工作人员将AED除颤仪送到了。

接过AED除颤仪,袁树沉稳、熟练地为发病旅客分析心率,进行除颤,期间他不断观察对方口唇颜色、面部状态,注意到情况逐渐有所好转。

随后,袁树和其他医护旅客继续为发病旅客接力实施心肺复苏,直至120救护人员赶到。此时,发病旅客的生命体征进一步平稳,待120救护人员将其抬上急救推车后,袁树才和参与抢救的其他旅客安心离开。

他看看时间,整个抢救过程惊心动魄,持续了10分钟,为发病旅客赢得了宝贵的救治时间。

2月18日,袁树从淄博市高铁站工作人那里了解到,当患者被120转运时,因为前面抢救措施及时,在车上已经恢复了意识,在转运到淄博市第八人民医院后,经过医生的治疗,患者已经彻底脱离危险。

现场接力救人

还有三位女医护

“当时在现场,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不只有我一个。听到广播后,还有三名热心旅客赶到了现场,其中有两名年轻的女士都是青岛的医护人员。”袁树回忆道,事发当天,他赶到现场时,已经有热心旅客在那里对发病旅客实施心肺复苏了。整个抢救过程是大家一起参与配合完成的。

袁树介绍,在抢救完毕、发病旅客被120转运之后,他和其他两位年轻女士一起返回候车室,乘坐同一车次高铁返回青岛。此外,袁树还记得现场有一位中年大姐也一起参与了抢救,但当时整个救人过程紧张又短暂,相互之间来不及仔细了解身份,抢救结束后大姐就离开了,并没有和他们同路上车。袁树很感谢这位大姐的全力支援。

 

从袁树提供的照片上,可以看出,抢救过程中,两名来自青岛的年轻女医护人员应对都很沉着。袁树表示,当时她们的配合特别默契,“我们互相换着进行心肺复苏,等我按压时,她们其中一个继续催促车站提供AED除颤仪,拿来除颤仪后,她帮忙将电极插到除颤仪上。”

这里。袁树注意到一个细节,当仪器靠近人体进行除颤时,是要暂停心肺复苏的,两位女士很熟练地闪避,“我们的配合相当默契。”

 

■独家对话

广播寻找“医生”,就像在呼唤我的名字

袁树,是麻醉学专业硕士,在研究生学习期间,他就获得过国家奖学金、省研究生创新成果奖,毕业后,于2023年8月就职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院区麻醉科。2月19日晚,记者联系到参与淄博站救人的袁树,请他讲述当天现场不为人知的细节和感受。